贸易氤氲笼罩大西洋。

  美国官员上周警告说,从巧克力到羊绒,许多在美国销售的欧洲产品将被征收新的关税。这也标志着全球主要经济体之间愈演愈烈的贸易争端中开出了新的一枪。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 并未被新冠疫情引发的全球经济灾难所吓退,他准备对欧洲出口商品征收价值31亿美元的新惩罚性关税,更加加剧大西洋两岸的紧张局势。

  近年来,华盛顿和布鲁塞尔之间不睦的贸易关系从来不乏摩擦。2018年,美国宣布欧盟征收25%的钢铁关税和10%的铝关税;去年,他们又航空补贴问题上打大“拉锯战”,欧盟也推出了针对科技巨头的“数字税”反制...

  当世界贸易组织(WTO)裁定欧洲未能收回向航空巨头空中客车公司(Airbus)提供的数十亿美元的非法国家援助时,两国关系跌入了新的低谷。作为报复,美国对来自欧洲大陆的商品征收了75亿美元的关税。

  作为对白宫上周在贸易威慑的回应,欧盟领导人威胁称,他们将用自己的关税予以回击。如果世贸组织以美国非法补贴本国航空巨头波音为理由批准,这些关税的价值可能高达112亿美元。

  如果不加以控制,这种以牙还牙的关税升级很可能会损害双方。

  然而,欧洲和美国之间的分歧越来越多

  最近几天,美国官员退出了关于数字税收全球框架的谈判,担心美国的科技巨头——苹果亚马逊Facebook谷歌——可能会受到冷落。

  英国(现在不再是欧盟成员国)和美国之间的贸易谈判似乎也步履蹒跚。上周,英国贸易部长利兹-特拉斯(Liz Truss)在一次毫无防备的攻击中指责美国“在自由贸易和低关税方面谈得很好”,但实际上却“不公平地将英国产品排除在市场之外”。

  另一方面,美国则又指责英国不愿购买美国产品——尤其是在食品方面——阻碍了谈判的进展,并拒绝在更多谈判结果出来之前做出让步。

  批评人士说,这是特朗普政府典型的好斗方式,也反映了总统惯于使用流氓手段。

  不过,拜登(Joe Biden)上台后,情况会有所不同吗?

  追溯到2004年,美国与欧洲航空公司的争端早在特朗普上台之前就存在了,即使特朗普在11月未能连任,这一争端也可能会持续下去。同样的,任何一位美国总统,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都不愿意在全球税收的祭坛上牺牲美国的科技巨头,而且肯定会反对这样的举动。

  不过,拜登更多的是政治家而不是商人,他可能会被迫降低对欧洲的关税,以此作为美国与盟友重新接触的一种手段。这将允许他在其他问题上采取更集体的方式,在这些问题上,他的利益与欧洲大陆领导人的利益一致。

  同样,欧洲可以通过推迟对美国进口产品征收报复性关税来显示善意。这将给双方找到共识的空间,甚至可能将注意力集中在别的经济体上。

  欧洲人现在对唐纳德·特朗普的信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这种程度的合作能否达到现在还很难说。无论发生什么,允许跨大西洋贸易分歧进一步加深都不符合任何人的利益。(新浪美股 林克)

  来源:Forbes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张国帅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